藏传佛教(密宗)的种种问题

  1. 上师崇拜的流弊,使得弟子们对上师的神通,头发,衣服,吃剩下的饭菜,屎尿对不准焦距的照片等趋之若鹜。而且视师如佛,上师没有错,你看到的上师错是你不清净的显现,比教宗无误论还绝对。

  2. 非常迷信各种神通奇迹,虽然几乎没有任何一件能坐实的,但大家都相信,因为你不信你就会造业,对你不好。

  3. 很多上师活佛和弟子都是生意人,卖服务,也卖宗教用品,我有个朋友是古董行,收了不少上师活佛卖来的东西,去藏地十几次,常听说某某地的妓院是活佛开的之类的。

  4. 大部分的活佛上师的水平停留在前行的程度,很多自己也没修过前行,对旧派而言要求的大圆满经验他们是没有的,对新派要求的对各大坛城的娴熟度他们也是没学过的,但只要加上仁波切三个字,大把的汉人信,心甘情愿给钱给车给女人。

  5. 藏传佛教内基本上没有纠偏纪检机制,谁真谁假藏人都睁只眼闭只眼,毕竟藏传佛教是个产业链,大家都在一条船上,享受着汉人信徒带来的实惠。

  6. 楼主如果要学,慎重观察,发现不对,千万不要以为自己的业障不清净,落入一个诈骗圈套。

  对于藏密的质疑,一直以来从未间断,其中大多数的质疑更是来自佛教内部的。宣化上人就批评过藏密的双修法实为(有音频);本焕大师虽则没有明说,但也劝密宗放弃吃肉,明示杀生不好;(有视频)萧平实居士更是写了整整一部「狂密与真密」,对藏密进行系统抨击。其他显宗人物的相关批评,我就不一一枚举了,有兴趣的人逛一下佛教论坛,就能看到一堆。我个人综合密显双方观点认为:藏密里的核心理论思想是如法的;但藏密作为一个教派却确确实实沦为统治阶级的工具和各路神棍的谋生渠道。可以说,如果藏密是一把刀,这把刀现在只被用来杀人,而没人懂得用它来救人。

  为什么说藏密思想是如法的呢?这个只需要用「四法印」检验即可。密宗是否宣说「诸行无常」?是否宣说「诸法无我」?是否宣说「寂静涅槃」?是否宣说「有为皆苦」?读了「菩提道次第广论」和「中阴闻教得法」,以及一些密宗大师的言论(主要是索达吉堪布「苦才是人生」,以及希阿荣博堪布的「次第花开」),我认为密宗核心思想还是符合「四法印」的,对于人生本苦,万物无常的理解;对于修行出离的决心;对于用慈悲和智慧去普渡众生的宏愿,显密基本是一致的。

  但是,密宗的宗教仪轨,习俗,传法手段很多是不如法的,而这些不如法已经很难单单用佛祖只是“方便说法”或者说“众生根器浅陋,难以猜度圣者思维”就能把它们忽视掉的。例如藏密很多寺庙都供奉男女交配双身佛像,很多藏密上师还鼓吹男女双修,这会误导很多信众误入淫途。有人为此辩驳说,藏密不是这意思啦,佛像里男的代表「慈悲」,女的代表「智慧」,其实在宣说「悲智双运」的奥义。如此看来,我们看AV那是真的修行「悲智双运」啊,苍老师才是真菩萨啊,有木有!以其大愿力,示现裸女行性事,而让众生得解脱,干脆拜她为上师好了,对吗?又有人说,男女双修需要极高的层次,你们下等根器不懂。喂喂喂,不带这样的。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而且你这法若是只对上等根器,那你别印到书里啊,别画到墙上啊,别做成雕塑啊。。。你这不是明着要下等根器的人接触吗?

  另外,密宗过于强调上师作用,过于个人崇拜。以前接触过一个密宗教徒,动辄说上师如何如何。我拿了好几本佛经,原文引用,点出他上师说的做的并不如法,要她小心受骗。她却执迷不悟,还骂我「根器浅,无缘真正的佛法,不过附佛外道」。我说:「你依人不依经,这已不是一个佛教徒所为。」一个好的老师应该是启发学生的,应该是让学生通过他看到更广阔的天地,佛陀就是很好的例子。但是纵观现在的密宗上师,不敢说全部,但绝大多数,却让学生只看到他,看不到天地。这只会让本来愚痴的学生更愚痴罢了。

  而且在这个活佛证都能明码实价购买到,转世灵童还有市场价的时代,你到底凭什么相信所谓的上师就是圣者?前些年「西藏生死书」的作者索甲仁波切强奸女教徒的事情我会告诉你吗?密宗信徒眼中的圣者卡卢仁波切被,在YouTube 哭诉我会告诉你吗?那些信众争先恐后抢夺的甘露丸不过是所谓活佛的屎尿我会告诉你吗?我想应该没人会认为"示现"被也是方便说法吧?应该没人认为强奸妇女也是传法吧?应该没人认为吞吃粪便也是方便传法吧?当然活佛确实是“方便”了。。。相比之下,各路神棍以上师的身份骗钱骗色这种小事我就不说了。

  总而言之,我希望藏密的理论思想能流传下去,但对整个教派而言,我只能呵呵了。想反驳我的藏密粉先别着急,请把我这篇文章的话观想成你上师化现说的,想成与佛说不二。那么你就会觉得很有道理了。

  根据Yol叔 @yolfilm 的建议,做了一些格式上的修改,并把文中不好的字眼取掉,例如:“吃屎”我已改成了“吞吃粪便”。另外,为了让答案更加理据充分,我把答案里提到的references列举其下,供各位知友查看。

  另外,我想补充一些对此问题的延伸。我个人对佛学比较感兴趣,经常逛知乎上一些关于佛学的帖子。我发现对佛学疑难的解答,很多是在故弄玄虚。仔细分析,全无道理。这些回答通常有如下几个共通点,各位知友如果碰到,当知分辨。

  第一,妄言“证量”。什么都用“证量”一词去辩护。例如,为什么藏密能双修?藏密修行者“证量”大;为什么济公能吃肉啊?济公“证量”大;为什么活佛的粪便能吃啊?活佛“证量”大;为什么一些大师能杀生喝酒啊?大师“证量”大……我只想问,“证量”大了,烧杀抢掠就可以放心去做?可以目无王法?可以不顾人伦?可以骂你祖宗十八代还叫方便说法?用“证量”一词为那些不如法的行为辩护,实在没有意思。

  另外,你是怎么确切知道那些所谓的活佛法王“证量”大?你看到过他们虹身飞天?看到过他们和佛陀一样有三十二种殊胜法相?你看到他们无畏无我,割肉喂鹰?你看到他们做到像克里希那穆提那样,解散自己信众,破除信众的偶像崇拜?Sorry,没看到。至少在那些活跃在公众面前的上师身上,我没看到。我只看到他们参加政协,高唱红歌,在人民大会堂与达官贵人嘻嘻哈哈而已。

  第二,妄言“凡夫”。这些人认为,你,是“凡夫”,所以做什么都错;他,是“菩萨”,所以做什么都对,而且“凡夫”是不能猜度菩萨的,是不能思议菩萨的境界的。这种论调的谬误在于,回答的人没有明白,我是“凡夫”,但他自己难道就不是“凡夫”吗?我不能猜度菩萨境界,难道他就能?如果我和回答者都不能思议菩萨境界,那回答者凭什么就敢说我的质疑就是错的呢?说到底,他们心里有了一个先入为主的观点,先认定了某某是菩萨,菩萨等于对;又认定了你我是“凡夫”,凡夫等于错。其实这种人只要转换一下思维,什么都廓然开朗了。他们怎么不想想,现在写这篇文章的“我”,其实不是“我”,是佛陀借我之手传法与你呢?如此思维,他们的“凡夫”与“菩萨”的执见就很容易地破了。

  第三,妄言“悟性”。有些人回答问题故弄玄虚,从不说自己说不明白,而是说你没有悟性。你没悟,所以不懂,我真想说,我若悟了还用在知乎上问?好了,我放弃问问题,乖乖自查经典,独立思考。这些人又会说,不能依文解义,不能去分析佛法。仿佛“悟”真的能凭空而来,然后帮助你洞破一切。对这样的回答,借用江总的话:too simple, sometimes naive.

  们也否认不了历史上一桩又一桩的刺杀、暗杀、乃至活人祭。清朝的皇帝眼见们斗争不断,干脆自己介入权力分配,因此建立金瓶掣签制度,以抽签的方式来决定上一世仁波切的转世灵童,制度看似公平其实更加启人疑思,试想:藏传佛教的、仁波切若是修行有成,个个都是「活佛」,还说自己的证量高于释迦牟尼佛,「活佛」乘愿再来却还需要抽签决定──以几分之几的机率来决定、确定哪一位孩童是真正的转世灵童?

  所有对藏传佛教有着憧憬、甚至已经入门的人,应该看看卡卢二世这位身分显赫、传承显赫、藏传佛教「圈内人」的真实语,从而认清藏传佛教绝非正统佛教的事实。

  「菩提心」在正统佛教的教义来说,本来是很神圣的,然而藏传佛教似乎有另外的解释;「菩提心」在佛教来说,是发起成佛的心,是想要来觉悟众生的心;所以发起「菩提心」,是以将来觉悟法界实相之后,所证得的「智慧」来「觉悟一切有情众生」,最后都能圆满成就无上的佛道。若是从实证佛教的层面来说,则是指证悟佛菩提时开悟所证的真实心,是第八识如来藏。

  然而藏传佛教所谓的「菩提心」,却是将流出的精液称为「白菩提」或「白菩提心」,将与合修双身法的女性的淫液或经血,叫作「红菩提」或「红菩提心」,这根本与佛教中原来「菩提心」的意思南辕北辙,是藏传佛教全面曲解正统佛教法义的具体实例之一。

  这些都是印度外道瑜伽士的修炼,和释迦牟尼佛所说的「智慧、觉悟、菩提」完全不同,但是因为很能够吸引世间贪求欲爱的男女,因此这些主张性力派的瑜伽士,混到佛门中出家,就将这杂染的婬欲法结合佛教的佛法名相,创造了「密教」,主张在一切「瑜伽」之上另有一个「无上瑜伽」,以当时印度各王国的王子受灌顶即位的表徵,而说这是佛教中的灌顶。

  藏传佛教所依据的灌顶,说穿了就是绕着这密灌和慧灌来追求性爱淫乐,其他的所谓见、修、行等,全都只是花絮而作为点缀之用,与佛法全无关联。佛教的无上菩提心,原本是菩萨追求无上佛道的愿心,度化众生所发的大心,或者是开悟明心时所证悟的第八识金刚心,但藏传佛教竟将此改造为男女行淫后的精血混合液。

  将藏传佛教这种黑暗面披露出来,让大众了解藏传佛教的本质:以传法作为藉口,实质上是贪淫天下的女人,也让全天下的男人被暗中戴上绿帽子,最后制造出密宗信徒家庭破碎的悲剧。我们是本着救护众生的善意而作社会教育,希望社会大众在瞭解这些实际内幕之后,千万不要再有人投入藏传佛教中玩火,以免家庭破碎的悲剧一再重演。

  有些人尽管很有名,但依李炳南(编者按:李炳南大居士为台湾淨土宗的大德,淨空法师的老师,梅光曦居士的学生)的话讲,“他是大魔头呀!”。

  明明就是性力书,还有各种SM,对提高性力有兴趣的朋友可以研究一下,但是看完你难免会把这玩意套到菩萨名号里,这就非常造业了!所以,这玩意不要看,留着作为正视邪教的证据!我家有两套,一套做证据自己留着,每每遇到要误入邪教的朋友就拿这个拽他回来,另一套,本来是给一位已经迷途很深的朋友准备的,可惜,没能给她,还闹翻了。

  由此可见,从宗巴喀及其论著《菩提道次第广论》以来,所谓的密宗早已不是什么“藏传佛教了”,而是异化为彻头彻尾的性力派邪教了!

>